申博娱乐场网站 > 足彩对阵 > 起凡注册送会员达人-回忆在风中摇曳

起凡注册送会员达人-回忆在风中摇曳

2020-01-11 14:27:57
阅读:1796

起凡注册送会员达人-回忆在风中摇曳

起凡注册送会员达人,导读:

妹妹,是我同母异父所生,三岁时,妈妈由于不堪家庭矛盾,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新组建的家庭,回到了原生家庭中原任丈夫身边。自三岁时那一别,从此再无相见,此后的岁月里,妹妹一直由其爷爷奶奶抚养,孤单着长大······

1.故事的缘由

偶尔,又会在我同母异父的妹妹空间里,看见她发表的惆怅“空间说说”配以照片,才知道:“他又病了,静静地躺在病房的床上,花甲的白发、胡须,一张写满沧桑痛苦的脸,身上盖着那特有的竖条纹蓝白间色的床垫和被毯,盖在上面,形成了一幅寂寥沉重的画面。

长满老茧的手背上插着那细细的针头,一双老茧的手,握住细小的物品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老茧印证了他一辈子是一个老农民且艰辛卖苦力的人,同时他也见证了岁月静好、冷暖自知。

妹妹个子一米六,白皙的皮肤,一头飘逸的长发,煞是好看,浑身散发着洋溢的青春气息。在她脸上读不出委屈,也看不出她有一个不完整的童年,取而代之的便是:“岁月早早就在她脸上写满了:独立、坚强、刻苦、好强”。

“上帝怎能让一个乖巧美丽的女孩遭遇家庭变故呢”?我时常发出这样的感叹,源于替父辈种下的罪过,而感到那种无力的自责和埋怨。可是,事已成局,除了自责埋怨。或许,从现在能做的唯有用亲情去弥补这么多年的罪过,挽回那一点点曾经缺失的又不可挽回的温暖亲情。

家庭的扭变,在妹妹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缺少母爱,独自在单身家庭里成长,这些都致使她很小就比同龄人懂事、乖巧。小小年纪应该享受父母百般宠爱的她,却要独自面对缺失母爱的残酷现实,然后坚强地过着每一天的生活。每每想到此,我又情绪开始泛滥了,眼泪湿润一角,一别就是20年,从3岁到现在的23岁才开始与亲生母亲彼此之间有联络。曾经不是没去找又或者相认,而是大人碍于一些风俗和矛盾,因为这种种的传统风俗,扼杀了这无情的20年光阴。

在分别的20年时间里,也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消息,都是说妹妹听话、懂事诸如此类的赞许。从小就学会替家里分担所有的琐事,如帮爷爷奶奶洗衣服、挑水、摘猪草、做内勤家务,烧火做饭等等。

2.故事才刚刚开始

近两年,哦!找到妹妹的qq也是在两年前,在此之前我们是失联的,足足20年。自从两年前通过网络、通过询问熟人,总算找到了失联近二十年的兄妹——“我的同母异父的妹妹”。

自从找到妹妹,便加上了她的qq,我们聊得甚欢,心中若有千言万语但又难以言表,不断地互相寒暄、问候、关心等等,看见妹妹空间里发关于他病情的担忧抑或住院的说说,触及之时,心中也随之沉重起来。他真的老了,年事已高,八十好几的年龄,再也经受不起一点风吹雨打的风寒或者生活中的磕绊,浑身的骨架似乎在召唤着他的躯体该歇一歇了,劳作、累了一辈子它要反抗了。

他,与我没有任何血脉关缘,但却和妹妹是血脉相承的爷孙女俩,妹妹是母亲同另外一个男人所生,所以对于我来说,妹妹的家庭和我的家庭是单独不相干的。

妹妹是母亲与另外一个男人所生,那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。

1991年妹妹出生,妹妹的出生,给我的童年带来不少乐趣和快乐,只是快乐只维持了短短地3年。

从小就幻想着有个妹妹,这个幻想已变成现实,以至于每每带妹妹时,是我最开心的事情,我可以教她说话、鼓励她学走路、拿着零食逗她玩,那时的我已懂事。

母亲与父亲生了两个小孩子,在离开父亲之前带着我一个人,奔赴到了这个陌生人家里,丢下哥哥一人在家里。这一别就是五年,从此离开我那熟悉的村庄,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家庭里,在好长一段时间,我都适应不过来。孤僻、内向、不敢与陌生人说话、经常躲在房间里是常事。

来到陌生家庭里的第三年,妈妈与这位男人生下了妹妹,妹妹的出生驱走了我童年的孤独,那一段时间是最快乐和幸福的。

可是,好景不长,在妹妹三岁的时候,母亲由于内心的矛盾挣扎,一边是我父亲自从母亲走后,一直从未放弃召唤她回到身边,期间做过很多行动上的努力,自母亲离开之后,父亲一直未停止寻找劝服母亲回到原生家庭的路上,历经坎坷,动用村里干部前去母亲娘家劝说,甚至父亲被逼急,一把火烧掉了外婆家的烤烟房。这些努力的行为或许有些偏激,但作为一个没读过书的父亲,只能被逼之急采取的最后笔记的手段了,

一边是父亲苦苦的召唤母亲回到身边来;另一边却也因为母亲新组建的家庭矛盾,生活和感情并不如自己期许的那么顺利,波折矛盾甚多。

记得有一次冬天,夜晚,因为下雨天,大人小孩林林总总的鞋子,洗掉的鞋子几天都未干,农村人都习惯烤火,晚上睡觉前就会把炉灶的风口处,关闭至留下一个黄豆大小的孔,这样既节省煤炭,又可延续到明日早上火仍未灭,省去了生火的麻烦。而通常大人们又觉得浪费了这个炉灶散发着的,微微的温热。有时,还要在炉灶上面架个架子或者桌子,把未干的衣服、鞋子等铺在上面,用炉灶的散发微微温热来烤干衣服和鞋子。

可是,那晚意外发生了,第二天一早起来,母亲看见炉灶上面的鞋子、衣服几乎全部被烧毁。气不打一处出,严厉责骂起来那个男人,“明明叫你睡觉前关好炉灶风口的盖子的,你却忘记关了”······

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,矛盾日趋颇多,且不断升级,这也导致母亲毅然决然地还是回到了爸爸身边。从此妹妹与那个男人,既她的亲爸爸相依为命,因为男人外出打工,妹妹则长期由她爷爷奶奶抚养,从小妹妹潜意识里知道有妈妈的存在,但是在成长的心灵里早已不复存在。

爷爷奶奶既是她最亲最敬的人,每每爷爷奶奶有点风吹草动,她的心都痛的不得了,她害怕失去最亲爱人,那是从小把她带她,抚养她读书的人,心里一直放不下爷爷奶奶。

如今,她的爷爷,躺在病床上,若那天来临,不知道妹妹是否能抵挡地住这次打击, 不知妹妹能否象在三岁之后被妈妈抛弃之后的那种坚强,还复存在吗?

回忆有点乱,但是回忆却时常在风中摇曳,时常飘忽不定地拉至我陷入惆惆地回忆溪流中······

回忆,是一道道缓缓流入到心底的溪流,有时清澈、有时浑浊、有时欢悦、有时寂寥。

回忆,是一阵阵拂面而来的风,有时惬意、有时温暖、有时倾骨、有时落幕。

【作者简介】

笔名:邱秋,自由撰稿人;北漂签约作家。国家二级人力资源管理师;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;喜欢摄影、写作、阅读。个人微信公众号【邱秋】 。

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app下载